OUR TEAM

黃韋齊律師【主持律師/所長】 【請注意!】本所「絕無」透過「臉書」經營任何業務!如在臉書上看到本律師頭像或宣稱反詐騙,都是詐騙!

學經歷

【請注意】本所「絕無」透過「臉書」經營任何業務!如在臉書上看到本律師頭像或宣稱反詐騙,都是詐騙!

●經臺灣新竹地方法院遴聘為家事調解委員(家事調解委員名冊編號 01317)

【●受司法院所屬法官學院家事調解委員專業培訓

包括關於家事相關法令、家庭動力、衝突處理、社會正義、弱勢保護、家庭暴力處理、家事調解倫理、案例演練等核心能力專業訓練】

●經臺灣新竹地方法院遴聘為民事調解委員(民事調解委員名冊編號 01935 )

●經新竹縣政府遴聘為勞資爭議獨任調解人

●國立臺灣大學法學院法律學系司法組畢業

●臺大法律畢業當年應民國88年律師高考,經考試院考選部榜示錄取,而後於隔年取得律師 證書及律師執業資格至今(89年度臺檢證字第4466號律師證書)

●於民國91年取得專利代理人資格

●兼具律師及勞資事務師雙重資格

家事爭議案件律師
重大社會矚目案件律師
勞資爭議獨任調解人
勞資爭議案件律師
民事爭議案件律師
行政訴訟案件律師
仲裁爭議案件律師
上市櫃公司常年法律顧問
知名公司經營權爭議民事案件律師
重大公共工程款請求民事案件律師
社團法人新竹市諮商心理師公會 專業倫理委員會委員

我出身於警官家庭,從小在臺北市中正區長大,父親服務於警官隊並受任貼身護衛其後擔任中華民國總統之嚴家淦副總統,父執輩之袍澤多為國立中央警察大學畢業之刑事警官,因緣際會之下,青少年時期承蒙曾任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局長、時任內政部警政署署長之世伯當面提點,至今仍然印象深刻!警徽上的和平鴿標誌、及所敬奉的關公忠義及正氣,從小便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腦海中,自小喜歡看偵探推理故事,對於除暴安良及懲凶罰惡的歷史中,主人翁對於正義及公平的追求,更是心嚮往之!

 

我是家中的獨生女,自小沒有手足相伴,最好的朋友就是書本,記憶中的童年,很早就在國語日報學習寫作及在圖書館中度過,長時間沉浸在書海中,可以讓我忘卻孤單,讀書寫作成為我的日常。小時候,每天都抱著一本厚厚的大字典看到睡著、當別的小孩子還在玩鬧嬉戲的時候,我卻成為一個擅於察言觀色、喜歡寫作的早熟孩子,喜歡觀察人與人的互動,一天可以花十幾個小時獨自徜徉在書海中自得其樂,因為長時間提筆寫字,右手的手指上長了一層又一層的厚繭,在其他同學都還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去向時,從閱覽群書中我逐漸摸索找到自己想做的事,便立定志向要從事法律專業,還記得在小學三年級時,曾寫下以後想要當「首席檢察官」的志願!

 

18歲時高中臺灣最高學府,於國立臺灣大學法學院法律學系司法組就學期間,師承林子儀大法官為個人導師、並傳授憲法,並師承王澤鑑大法官傳授民法、翁岳生大法官(前中華民國司法院院長)傳授公法、蔡墩銘教授傳授刑法、邱聯恭教授傳授民事訴訟法、及許宗力大法官(現任中華民國司法院院長)傳授行政法等重量級名師門下受教學習法律。


自國立臺灣大學法學院法律系大四畢業當年,首次應88年律師高考,經考試院考選部榜示錄取,考上律師的時候年紀為實歲22歲,於臺灣大學大四應屆畢業當年旋即考上律師,而後於隔年取得律師證書及律師執業資格,自90年執業迄今已逾23個年頭。


取得律師資格後不久,即幸遇恩師即林永頌律師青睞提拔(司法改革基金會前任董事長、及永信法律事務所創辦人),師母即施淑貞律師亦對我至為關懷,林律師慨然垂手提攜及啟蒙,事無分鉅細,引領我一步步進入律師執業的殿堂。

 

我與同期進所之同袍,從零開始,以師徒制的方式,日日跟隨在林律師左右,觀摩學習包括如何與當事人溝通、起草書狀、開庭前的沙盤推演、開庭時之注意事項及對應方式、及開庭後之復盤,恩師林永頌律師均親自逐一帶領指導、且進行嚴格的訓練,當時事務所內之學長姐律師皆至為優異, 與菁英律師群共事,我發現自己的能力至為不足!有待提升之處竟然是如此之多!赫然驚覺原來考上律師,只不過是進入法律殿堂的起點而已,真正要作好一名捍衛民眾權利的律師,需學習的事情、應端正的態度、及待掌握的眉角,其廣度及深度在在都超乎原本的想像!


林律師乃為律師界之重量級人物、且為業界有名的嚴師,我受到最嚴謹之律師執業訓練長達10年之久,學徒制之學習壓力極其嚴竣,林律師以最高規格及標準訓練我,為達到頂級指標,必須鍛鍊自己對刻苦及艱難甘之如飴,在這段長達10年的訓練期間,我也發現隨著肩頭的負荷日益沉重,自己的韌性及抗壓能力亦愈發成熟,當10年期滿之時,回望周邊,當初同時進所的同袍均早已離開,同期只剩我一人。


林律師無私的分享他所有的資源及人脈,不吝栽培及提攜我,猶記得在辦理某件重大刑案,林律師為了指導我將書狀修訂到無懈可擊為止,師徒二人於深夜時分,仍埋首於成堆的卷宗裡,一起挑燈夜戰直至接近凌晨,恩師不斷的從各種面向斟酌書狀裡的字字句句,一段又一段的手把手教導、沒有任何藏私及保留,唯一所求只是為了要洗刷當事人的冤屈,不管要用多少時間及努力,要將書狀要表達的意思,反覆修訂到淋漓盡致為止,方能在法庭上為當事人作最有利的爭取!


要作一名對得起自己良心的「律師」,毫無任何「舒適圈」可言,一名好律師,絕不能單憑聰明、天賦、或口才,唯一依靠及憑藉的,是每一步實實在在的穩紮穩打、勤勞準備、認真討論、謹慎撰狀開庭前反覆仔細檢查各項細節、開庭後完整復盤、及推演研擬下一次開庭的應對策略這是一份外表看似光鮮亮麗,然而實則極其孤獨、勞心勞神及充滿負能量的工作。


除了透過日日夜夜埋首在卷海中,字斟句酌善用文字化為書狀、藉由開庭鞏固訴求,以爭取當事人之最佳利益之外,尚需要具備長期面對辦案期限及高壓的承載力、與個案深入溝通的交流力、與對手較量之談判力、在法庭上回應法官問話之現場應變力,及快速抽離調適心情之復原力。


這份行業的核心本質是在處理人與人之間的是非,在真實的開庭現場,兩造間的對立及情緒張力往往非常激烈,在在考驗著律師的深層心理素質、抗壓力、及協調控場的能力,常常會有高度衝突的刺激場面需要花很大的心力去處理,完全不存在任何僥倖。


我天生不怕面對人與人之間的衝突,當衝突在面前猛然爆發時,是我最屏氣凝神、全神貫注的時候,腦海中會翻湧出各種化解的方式、平息兩造情緒的方法,我最想要做的是讓面前互相指責、叫囂、甚至怒吼拍桌的兩方逐漸平靜下來,用理性及和平的方法一起解開本來以為無法打開的死結,協助雙方定紛止爭,重新回歸平靜的生活,當我看到雙方從熊熊怒火中走出來,最後握手言和、甚至互相祝福,會帶給我無與倫比的成就感,正是這份銘刻在心的成就感,讓我在強大的負能量場中堅持下來。


從入行伊始,從來沒有所謂的上下班時間、唯有把事情做好為止的堅持,每天離開辦公室之時,已是夜幕低垂,披星戴月是這份工作的日常,如此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堅守在同一個崗位上,長時間獨自沉浸在思維及書寫中,宛如回到童年時總是獨自一人埋首案前,夜深人靜之際心神朗澈,腦海中倏地翻湧起吉光片羽、或浮現遺漏的細節,尋紙筆飛快的書寫下來,有時可以不經思索的寫滿好幾張紙,這些如雷電般閃過的靈感,每每成為辦案的關鍵所在,一心懸念的唯有如何把案子辦好、如何能夠再更深入案件的細節。


行入中年,回望過去將近五十年的人生,從小到大的所有生命軌跡,似乎都是為了進入這份行業所做的舖陳及延伸,結識的所有人亦幾乎均與這份行業相關,生命中超過百分之90的精力都投入在這份行業之中,對我而言,律師從來不是一份工作,而是與個人生命歷程深刻結合,早已超越職業本身,而昇華為一種志業


每次踏進法庭,內心總是對這定奪曲直的殿堂油然升起敬畏之心,即使已執業多年,開庭時仍然戒慎恐懼、如履薄冰,絲毫不敢鬆懈怠慢,因為律師在處理的是攸關民眾生活的重大核心事件,必須嚴謹的執行這份職務,我愈是好好的做,愈可以幫助到更多的人、愈可以帶給更多民眾安心及平靜、愈可以帶領更多與我有緣的當事人走出生命的暴風雨,這份天職在22歲時,悄然降臨在我年輕的生命中,悠長的歲月篇章翻過一頁又一頁,回望人生中最重要的幾個歷史場景,幾乎都是在法庭中為某位戰友奮戰及發聲的每一個瞬間!


回望從事律師生涯的第一件案子及第一次開庭,就是處理遷台以來眾所矚目的社會治安刑事案件,也是臺灣司法史上最重大之命案,對當時的臺灣社會產生永難磨滅的震撼,其影響所及非但受到國內之重視,更曾受到國際社會關注。

 

擔任律師的起點,就是協助林律師辦理上開重大刑案,過程中一點一滴開始學習如何鉅細靡遺、抽絲剝繭的分析科學證據,並以各種視野及面向去剖析案件之切入點及辦案策略,更深入了解律師辦案、及律師如何開庭的準備及辦案的科學方法。


第一次開庭刻骨銘心的經驗,當時甫為大學畢業不久的青年,見到恩師林永頌律師,在臺灣高等法院刑事法庭上慷慨激昂的為當事人辯護陳詞,言談間以縝密的訴訟攻防,逐一拆解每個科學證據背後之涵義,話語間動之以情、說之以理、述之以法,年輕的我當場被林律師開庭時凜然之風采、及犀利的辯論方式所深深折服,內心也被強烈撼動!立志要跟隨林律師好好學習,成為心懷凌雲之志、兼具實力風骨正氣之公義之師!

 

當時的我忝任律師之職,因跟隨林律師辦案,得以深入學習如何處理高度複雜性案件的科學方法,林律師對我賦予高度的期許,以最嚴厲的方式鍛造及培育我,身為學徒,曾長時間處於高強度、高壓力的嚴厲訓練中,然而也因此奠定了我未來從事律師生涯中,始終堅持在辦案過程中秉持一絲不苟、戒慎嚴謹的辦案態度、及講求科學證據的辦案精神,我更擅於自我鞭策及嚴格要求自己,無論是書狀之撰寫、開庭之陳詞、與當事人之溝通、開庭前之準備、開庭後之復盤,都必須逐一確認且精準到位,把握每一次開庭的寶貴機會,為當事人作最佳之爭取!

 

長達10年的學徒生涯艱苦歷練,林律師重用我、支持我,並作為我律師之路上最堅實的後盾,宛如我的再生父母一般,傾盡其最大的資源栽培我、訓練我,林律師親身示範如何既以宏觀的視野綜觀案件近程及遠程之走向,復以深入的目光扣緊案件最關鍵之核心細節,堅持用科學的精神及方法辦案,精準的為當事人指出前進的方向,帶領當事人走出案件的迷霧。

 

當我成為一位成熟的律師之後,林律師陸續將事務所最重大的案件交給我辦,並賦予我非常大的處理空間,讓我盡情馳聘在浩瀚的法海中,其間曾協助辦理公共建設逾億元之請求工程款案件,同時協助知名之上市櫃公司等企業主,進行各類維護權利之訴訟及非訟事件等高難度案件,及辦理眾所矚目之社會重大案件。


創所後,曾協助遭受詐騙集團犯罪所得超過新臺幣1億元之受害人團體,律師協助檢方調查及提起公訴,將詐騙集團首腦繩之以法,最終法院判處其等重刑,更重要的是,每名被害人或數千萬元、或數百萬元不等的受害金額,透過律師的協助,竟能拿回其中絕大部份,這在詐騙猖獗的現代,受害人原本被詐騙到傾家蕩產,最後竟然還能將被騙的錢拿回來,受害人都感到不可思議,當受害人跟我說錢真的拿回來的時候,他們流下了感動的眼淚,我則再一次堅信:「正義是存在的!


因緣際會之下,彷彿上天就是要引領我走上這條道路,創所後積極投入「家事」及「勞動事件」專科領域成為專業家事及勞動事件律師,律師並兼具勞資事務師資格及勞資爭議獨任調解人資格,承蒙資深前輩提攜及指點,深入研究各種案件之辦案、協商及衝突處理方法。


經臺灣新竹地方法院遴聘為「家事調解委員」、及「民事調解委員」,復經新竹縣政府遴聘為「勞動事件獨任調解人」,並受司法院所屬法官學院家事調解委員專業培訓,包括關於家事相關法令、家庭動力、衝突處理、社會正義、弱勢保護、家庭暴力處理、家事調解倫理、案例演練等核心能力專業訓練。調解委員受法院聘任協助爭議雙方進行協商,在主持調解過程中,將畢生對談判協商及衝突處理之實戰經驗,過往身歷交鋒現場對人性的理解及洞察,具體應用在消弭百姓們的對立上,協助法院息訟止爭! 使民眾透過和平的調解,得以早日脫離劍拔弩張的爭執圈,儘速回到平靜的生活!


律師生涯的前期,基本上都是以訟爭之方式在法庭上辯論戰鬥,中年之前鮮少有調解的經驗,然而突然有一天,當我被推薦成為調解委員時,曾經詢問引領我踏入調解領域的資深前輩說:你怎麼會認為我可以主持調解呢」,畢竟我是正統訴訟律師出身又是以辦重大刑案起家,世人總是認為律師就是好訟、好爭、好辯,然而當我主持人生中第一件調解案件就達成調解成立時,自己都嚇了一大跳目送握手言和的兩造攜手步出調解室,心中的震撼反過來驚訝了我自己,當詢問前輩為何找我來主調時,永遠記得尊敬的前輩說:「因為…直覺告訴我,妳就是可以啊」。


身為律師,擁有協助改善人們生活的法律專業及影響力,不止要專精於打官司及上法庭辯論、更要深入研究並懂得如何談判與及時和解消弭訟爭,透過一樁樁、一件件從兩造高度對立的衝突開始走入法院,到最後雙方竟然能夠握手言和、甚至互相祝福的結案步出法院,我親身經歷的,是我們這一代的律師菁英們,各自用自己的智慧,與司法攜手共同淬湅出:一個和平的新時代!


「家事」及「勞動事件」已儼然成為事務所之重點辦理案件,得以協助民眾走過人生的婚姻低谷、及勞資關係風暴,找到人生的新方向重新開始!


我的客戶經常會在和我諮詢時流下淚水---我都懂!那是當一個人本來孤獨的行走在人生的低谷中,沒有同伴並肩同行分擔一身的重擔,終於找到一個信任的人可以好好聽自己說話,而流下了「被理解、被認同的淚水」,也是「被保護、被寬慰的淚水」,當事人終於可以對一位自己信任的人,將壓抑在心中已久的委屈、痛苦及不安釋放出來!並將自己身上原本的重擔與同伴一同承擔,並且一起往前走!

 

從小對人性的洞察、近半世紀以來人生的歷程及洗鍊,以及超過23個年頭披上律師袍處理衝突解決的經歷,從90年執業至今,燃燒生命執行律師的天職,更在「家事」及「勞動事件」等案件中充分應用了個人畢生對人性、人生、家庭、父母子女、勞資關係及法律最深入的體會和領悟!

 

18歲第一次踏入台大法學院開始、到22歲大四畢業旋即考上律師、一路上受業於眾多司法界重量級的名師親自教導、律師生涯伊始即承蒙大律師垂手提攜長達10年之久,並有幸承辦臺灣司法史上眾所矚目的重大案件,90年開始執業至今已逾23年,我的人生與司法已經無法分割。

 

律師之路伊始,即幸遇重量級的貴人恩師及師母傾盡資源栽培我、引領我,創業之路上也承蒙眾人之支持及鼓勵,這些幸運絕不是偶然的、也不是理所當然的,我清楚知道,我其實是自己最嚴厲的監察官,必須時時鞭策自己,並謹慎的將能力運用在利他服務同理奉獻悲憫」以執行律師天職,竭盡一切努力並徹底燃燒小我的生命,鞠躬盡瘁以執行這份律師的天賦職務,方不辜負生命賜予我的種種不凡的幸運及特殊的際遇,亦不罔我身上這襲律師法袍所賦予我的公義使命及重責大任!


世人懼怕踏入的法庭,對我來說卻像回家一樣,天生我對法庭擁有一份特別的歸屬感,我認為,法院是國家級的衝突處理中心,進入法院的我總有一種身負責任與使命的感覺。曾經在某一次某個案件的開庭結束後,有位當事人看著我對我說:「妳真的是一個天生的律師!


我感謝、感恩生命賜給我樂觀陽光的天性、吃苦耐勞的毅力、不怕挑戰的膽量、和總是從天而降的機遇,和無數有意義的巧合!一路上許多貴人及周遭朋友們的鼎力相挺及扶持,在變幻莫測的旅途中,民眾們對我高度的肯定和讚許、同袍間偶爾互相分享各自辦案的辛酸和笑語,在一個又一個挑燈夜戰、振筆疾書的深夜裡,總是在疲憊不堪幾乎快撐不下去時,讓我破涕為笑,忘了什麼是勞累、什麼又是辛苦。


我知道除了我以外,還有更多比我更認真、更有天份的人,也跟我一樣在為這個世界的和平努力著,我們所做的,是為了要讓我們共同的家園更安定、更幸福、更溫暖、更有人性!單單是想到這些,無論多累,我就又有了再為百姓們拚搏的前進動力!


對我來說,法律條文或法律書籍從來都不是僵硬的教條或教科書,在我眼裡,法律是人類透過無數次的揭杆起義、浴血奮戰、衝突對立、殺伐抗爭…,隨著歷史風雲的更迭起伏,在無數人的血淚交織中,踏著先人的步履一步步走到現在,集眾人的智慧所淬湅出的文明與精華!


猶記得十餘歲時念法學院,第一次讀到行政法及刑事訴訟法,內心的感動及震撼無法言喻!在深夜讀書讀到淚流滿面的我,掩卷久久不能自已,縈繞心頭的是,五千年的中華歷史長河中,曾經有多少百姓沉冤難雪卻無處可訴、有多少人民受盡壓搾、遭到刑求逼供卻只能自苦,又有多少先民就此覆滅在滔滔的歷史洪流中…然而在於今的新時代,何其有幸,終於出現人民可以為自己主張權利的正當法律程序、及各種使百姓有權利向上爭取的法律制度,確保民眾可以直接透過挑戰公權力的管道、規範及平台,為自己發聲!與官方公平、公開的分庭抗禮,依法向公權力挑戰、維護及保障自身人權!這些我們現在看來理所當然的程序,翻遍中華五千年歷史,是從來無法想像的事情!


如此的新時代,宛如人類黑暗的歷史長夜中,驟然乍現的星光!而我又何其有幸,能在這樣的新時代背景下,擁有學習這些知識的寶貴機會及資源,由衷感激所有曾經降臨在生命中的幸運、恩慈及貴人無私的垂手提攜,期能游刃於手中的文鋒,掃蕩悍戾之雷霆!將滴灑於心間的雨露,平息訟爭之騰沸!


「君子居下,則排一方之難;在上,則息萬物之囂,其道一耳。津梁道途,廢壞不治者,孤嫠衰疾無告者,量吾力之所能,隨時圖之,不無小補,若必待富而後謀,則天下終無成之事矣。」


發自內心對人群奉獻愛心及悲憫,以霹靂手段行慈悲志業,形式上看似針鋒相對的戰場,實質上卻隱含著對人的關懷及同理,就算是以最嚴厲的陳詞進行辯論及攻防,但心中懷抱的始終是協助當事人「定紛止爭」的初衷!法律只是一個工具、法庭是衝突解決的平台,最重要的是「解決問題」,讓當事人早日回歸平靜的生活,這才是訴訟的真正目的!



<span s